歡迎進入香港演唱會資訊網站
收藏 訂閱 首頁
林青霞、成龍、林子祥……這15個“癲人”,藏著華語片巔峰的秘密
來源: 天天快报 2019.04.19 瀏覽次數: 728
信息摘要: 國館編輯部:這個世界不是正常人的世界,而是壹群瘋子創造的世界。前不久,壹組照片刷爆了微博:抱膝沈思的成龍,畫大花臉的洪金寶,憂郁托腮的徐克,認真卸妝的林青霞……還有年輕的吳宇森,許鞍華,曾誌偉,惠英紅…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國館編輯部:這個世界不是正常人的世界,而是壹群瘋子創造的世界。前不久,壹組照片刷爆了微博:抱膝沈思的成龍,畫大花臉的洪金寶,憂郁托腮的徐克,認真卸妝的林青霞……還有年輕的吳宇森,許鞍華,曾誌偉,惠英紅,狄龍,許冠傑……每壹個人拿出來,都是壹個時代的偶像。壹個人成為了偶像,就不再是人。這組照片難得就難得在:照片裏的他們,不是“靚照”裏的偶像,不是狗仔面前躲閃的明星,而是他們躲在“偶像”身份背後的那個人,壹個真實的人。3月某個陽光的星期二,館館奔赴香港,和拍這組照片的那位攝影師零距離聊了聊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01/傳奇的誕生/

攝影師叫盧玉瑩。本職是美術設計教師,之所以搞攝影和拍電影人,純粹是愛好以及壹腔熱血。

年少時爸爸送給她壹臺照相機,從此迷戀上了拍照,自己看書學習運鏡,年紀輕輕,作品已經刊登在全港有名的雜誌上。

“我拍攝什麽其他人就接收什麽,沒有人影響我們,是我們影響人。”

口氣夠大,壹如我們知道的猛人。

70年代末,她和壹眾電影發燒友壹起,創辦了“火鳥電影會”,辦雜誌、搞專欄,不遺余力推動香港及世界優秀電影走向大眾。

那是香港電影黃金年代的前夜,成龍還不是巨星,林青霞還沒走上神壇。

年輕電影人的生命力在香港片場遍地開花,到處暗流湧動,隨時乘勢而起。

盧玉瑩決定發揮所長,為那些明日之星拍壹輯特寫,幫助他們發聲,如今壹看卻記錄了壹個時代。

香港電影人知道盧小姐的江湖地位,紛紛打開大門,“獻身”於她的鏡頭。
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卢玉莹谈论拍摄成龙的趣事

02/大哥们/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成龙

这就是40年前的成龙。

一听到替他拍照,成龙惯性做出各种动作、摆出笑容,等着人家拍。

卢玉莹却没兴趣拍这个虚假的成龙。

她等了成龙一晚,一定要他“现出原形”。

成龙也没劲儿了,恰好当时在片场也出现了各种不如意的事,他耷拉着脑袋到处转悠,最后在一处仓库里坐下来,双手抱膝,沉思对策。

在他身后,是几个大袋子,仿佛是压着他的几座大山。

有人以为照片里的成龙,是闷闷不乐。但你稍微留神他的眼神和姿态,竟像古希腊雕塑中思考的人。

“这是一个武者,也是一个思想者!”

卢玉莹“啪”一下拍了下来,只此一张,鸣金收兵。

多年以后,成龙夺下奥斯卡终身成就奖。没有思想者的修养,大哥也到不了这种成就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刘德华

这是1983年的刘德华。

王家卫说:“刘德华永远在向观众展现自己最帅的一面。”

卢玉莹偏偏不拍他帅,她捕捉到华仔这个镜头,一按快门,收工。

刘德华当时被电视台雪藏,作为年轻人,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前路在哪里。

当时他坐在窗边,屋外是高楼。他摇摇欲坠,望着下面的“深渊”。

从此只有眼前路,没有身后身。

永不退缩的刘德华,终于成为红了30多年的巨星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狄龙

只要看过《英雄本色》,就会记起那个不做大哥很多年的“豪哥”——狄龙。

当年卢玉莹跟了狄龙很多日,最后索性闯进她家里。

“这是对我的信任,他知道我不会出卖他们。”提起40年前的往事,卢玉莹语气中依然充满自豪。

她“命令”狄龙拿着自己的照片走来走去,她则伺机拍摄。

结果卢玉莹到了他卧室,本来以为他的床头放着太太的照片,结果摆的是他自己的“靓仔相”,墙上贴着花纸。

没想到这么一个大男人,竟有这种自恋情结。

她按下快门,留下了狄龙大哥最“少女心”的一瞬间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林正英

不告诉你一定不知道:这个英气勃勃的男子就是现在以“僵尸道长”威震江湖的林正英。

当时他在片场,自信十足。

就连卢玉莹也很自豪自己将“僵尸道长”拍得那么man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林子祥

那个在《男儿当自强》里面高吼“胆似铁打,骨似精钢”的高音炮林子祥,正在片场等待拍戏。

“他也是很注重Image的人。”

结果还是被卢玉莹拍下了身穿底裤、露出精钢身板的样子。

其他人拍,他会发火;唯独卢玉莹拍,他甘之如饴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洪金宝

这是40年前的洪金宝。

大哥画着花脸、躺开胸襟,盘腿而坐。

但如果你从照片中只看到这一点,就“走宝”了。

卢玉莹指点我们说:

你看这照片的构图,洪金宝、相片中倒立的女人、远处的女人,鲜明的相互烘托。

香港片场粗犷野性,本质上还是男人的世界。但在男人的世界里,女人必不可少。

“大哥的身边,有很多女人哦。”

这是卢玉莹的小心机和小幽默。

如果你熟悉香港的影坛,会发现一个成功的电影工业,男人、大哥很重要,女人、大姐大一样重要。

03/女神们/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萧芳芳

萧芳芳是谁?

可能现在大家不知道。

但我想告诉你的是:中国现在获柏林国际电影节影后的女人,有三位。

最近的一位,是《地久天长》的咏梅。

第一位就是我们熟悉的张曼玉。

而萧芳芳,1995年凭借《女人四十》,获得这个难得的影后宝座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林青霞

满脸胶原蛋白的林青霞,正坐在小巴车内卸妆。

在卢玉莹眼中,林青霞这样的美人最难拍。因为大家都拍过,杰作纷呈。

她想要碾压其他人的作品,所以她选择了林青霞最卸下面具的时候拍。

也只有在她面前,林青霞才肯妥协。

有一次她在酒店无聊,给卢玉莹打电话说:“你来不来?我给你煮面吃。”

卢玉莹拒绝了。因为她忙到没时间和这个“台湾女人”social(社交联谊)。

她说,那个年代每个人都忙得兴高采烈,忙得不屑于无用社交,他们有好多事情要学,有好多事情要做,即使聚在一起,也只是在聊电影,不聊八卦——

“不得闲的!”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惠英红

如今在中国越来越红的惠英红,当年以武打女星出道。

红姐出身不好,幼年时乞过食、做过舞女,踏入娱乐圈才开始改变人生。

不知道她眼神中露出的到底是迷茫、质疑还是鄙视。

不管哪一种眼神,那都是一个女人通过电影反抗命运的表达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陈立品

品姨,甘草演员,知者寥寥。

卢玉莹不是只拍大明星,她也拍不为人知的演员,就好似周星驰电影里面经常说的:“跑龙套”。

“他们需要被注意,提高其社会地位。”

你看这个年过70的老人家,涂脂抹粉,挨在一个青春少艾的模特身上,眼望高处。

这是一种强悍的生命力——

无论是从二三十岁的年轻主角,到七老八十的年老配角,都渴望被时代青睐,渴望享受镜头的高光时刻。

最能给他们高光时刻的,其实不是卢玉莹,也不是外间的八卦记者,而是导演以及一众幕后工作者。

04/伟大的幕后/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许鞍华

你应该认不出这是许鞍华。

上面说过的萧芳芳拿柏林影后的《女人四十》,就是她拍的。

许鞍华不喜欢别人拍她,很无奈地在镜头前做出这样局促的动作、尴尬的表情。

其实当时她在宣传《疯劫》,一部技惊四座的悬疑剧情片。

许多年以后,我们说许鞍华的《疯劫》、徐克的《蝶变》等开创了香港电影的新时代——新浪潮电影。

就在许鞍华迷离扑朔的眼神里,一个时代正式横空出世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徐克

不用我说你也认得这是徐克。

徐克托着腮,正在绕破脑袋构思作品,像你下班以后,见到的一个疲惫的朋友。

卢玉莹特意连同他背后的黑与白一起拍下,背景三分构图,也许象征了他脑海中正在酝酿的正邪对抗。

早年在美国学成归来,徐克与许鞍华、严浩等人掀起了新浪潮运动;80年代以后,伙拍徐小东等人开创新派武侠电影。

《倩女幽魂》、《笑傲江湖》,都是惊世之作。

林青霞的江湖地位,就是徐克奠定的。

徐老怪不出手则矣,一出手就是疾风扫雷,万水千山。

多年以后,他成为中国魔幻武侠类电影的泰山北斗,香港电影的一面旗帜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吴宇森

也许你也认不出这是吴宇森。

拍这照片的时候,吴宇森还没拍出《英雄本色》,正处于人生寥落期,无人赏析无人力捧。

但他依然不惧风雨,朝气勃勃。

你看他在片场叼着烟、插裤袋的形象, 真的很适合用卢玉莹的话形容:

“躝瘫”。(粤语,意思为行为粗鲁、没有礼貌的流氓,经周润发在电视剧《网中人》中引用,广为人知。)

几年以后,“躝瘫”吴宇森与徐克合作,拍出了《英雄本色》,“流氓”的生命力大放异彩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麦当雄

这个电影人,大家肯定不知道。

我敢说:如果他持续拍片到今天,名声不输于徐克、陈可辛等人。

他叫麦当雄,80年代拍出了《省港旗兵》,名列香港百年百佳电影第六位;90年代制作的《跛豪》,叱咤一时。可惜很早就退出影坛,所以大部分国人都还不知道他。

卢玉莹镜头下的麦当雄,一头长发斯斯文文,但你不知道他拍片的时候有多疯狂。

用卢玉莹的话来说就是:“他们都是癫的。”

香港电影腾飞的背后,就是这种“癫”精神在支撑。

给大家讲麦当雄几桩事,感受一下香港电影人的“癫”:

第一桩事,逼停火车。

拍《十大奇案之雾夜飞尸》,麦当雄要拍一个女人被人杀死后,再被抛尸到火车铁轨上。当时剧组不像现在财大气粗,可以做绿幕、特效,在虚拟现实中完成拍摄。

当时个个几乎都是勒紧肚皮干活,既没钱请火车,也做不起特效,怎么办?

那就找真的火车来拍!

麦当雄命令工作人员将摄影机放在火车轨上,等候火车经过。

全组人埋伏在铁轨两旁,等火车来:3,2,1!10多盏灯同时啪开,照着火车,将道具尸体扔到铁轨上,摄影机顺利捕捉镜头。

火车司机眼前几乎被照瞎,紧急煞停,火车差点出轨!

全组人员都被拉到警局受罚,依然毫无悔意,全因拍到了好镜头。

第二桩事,炸楼。

这更加荒唐。

1987年,麦当雄又拍新戏,要到一处地方取景,并且打算向当地居民借房拍片。

房子的看门老头跟他们说:

“哦,我们这里好久没借过给别人拍戏了。以前有个‘契弟’(粤语,相当于“扑街”),叫麦……麦什么当什么雄的,借了我的房子拍《十大奇案》,搞到我这里乌烟瘴气,从此以后我就不再借给别人了。”

而他还认不出,站在他面前的就是当年那个“契弟”麦当雄。

结果麦当雄们软磨硬泡,硬是让老头再借了一次。

而这一次后果更严重:麦当雄拍完片,原来的六层楼变成了五层楼。麦当雄硬生生把人家的房子炸掉了一层!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“癫的。全部都是癫的。”卢玉莹一直在强调。

我们希望听到她回忆亲眼所见的“癫狂”故事,怎知她只是说:

“已经不记得了。”

她自己就是处于这样的“癫狂”状态:

为了拍一张照片,曾经深入地铁施工现场。那是六层楼深的地下,又黑又闷乌烟瘴气,她才待了一晚就觉得快受不了。

但拍电影的人,却要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忍受好几晚。

当你自身处于一种“迷狂”状态,你会觉得周围的一切“迷狂”都是正常,司空见惯,不会产生特殊记忆。

就拿麦当雄来说,他曾经“命令”特效演员从六层楼高的地方跳下来,这一跳就令这个演员断了半年腿。

香港演员的辛苦,还可以再唠叨两句:

当剧组需要用到特效演员的时候,往往先养他们几个月,到准备拍危险镜头的时候就跟他们说:

“我们全组人就靠你生存了,如果你这次不跳,我们全组人都要跳楼。你一定要跳啊,不跳对不起我们全组人!”

在这样拼命的片场氛围下,拼出了一个华语电影迄今最辉煌的三十年。

这些人就是这么“癫”,连命都可以不要,更加不要说什么名声地位了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郑少秋

初看这张照片,我们以为卢玉莹拍的是郑少秋。

毕竟这是个就算年老也能风靡万千少女的大帅哥。

但卢玉莹说不是。她不是要拍郑少秋那么简单,而是要拍前面那一件“Salon Filmobile”。

当时全香港的电影人,几乎都会用“Salon Filmobile”的设备上山下海取景拍摄。

这是一个工业。电影是一群人的艺术,也是一个完整的产业。

“如果他们(明星们)知道我的拍摄意图,他们应该生我气。因为我不是要拍他们,我是要拍整个环境。”

没有一个完整产业的支持,没有台前幕后所有工作人员的付出,“明星”再亮也发不出光来。

就像星光璀璨的夜晚,如果没有黑夜的深邃,永远不会有星月持续的亮眼。

05

因此,卢玉莹看不惯现在的电影工业。

因为现在的电影人不尊重人。

你要去拍一个人,要经过层层报备、严格掌控,拍出来的照片还要给他们检查,不符合他们人设的不准登。

卢玉莹受不了那样的气,就此罢手,再也没有拍过电影人。

反观以前,虽然没有任何报酬,但是大家互相尊重、彼此默契的相处方式,令她倍感开心。

她办杂志、拍摄电影人纯粹是赔钱货;而其他电影人拿命去拼、全副身家投入去拍片,现在看来也算是“癫佬”行径。

但如果没有这样的“癫佬”行径,试问如何会有香港电影的辉煌?

想深一层:如果不是当年全香港各行各业都有的“癫佬”精神,香港这个弹丸之地,如何成为东方之珠?

自由与富贵,从来不是在舒适圈中得来的。

哪里有不惜命的人,哪里就有精彩辉煌的历史奇迹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△ 李翰祥导演在拍摄现场工作照

说起香港电影的衰落,卢玉莹反而很乐观:

“不止是香港电影,台湾电影、日本电影,全世界电影都衰落,媒介不一样,不能要求观众一定要来看。”

电影盛衰有周期,我拍我的电影,你来不来看,是你的事。

她曾经反问我们:“香港电影最辉煌的年代,你们还没出生,为什么你们要怀念那个年代?”

我们说:没吃过猪肉,也见过猪跑。人生最遗憾的事,是见过最好的,以后再也见不到,所以觉得遗憾。

我们以为卢玉莹也会跟我们概叹怀念,但她没有。

“正由于现在你们的缺乏,反而更加能燃起你们心中的那团火。”

一言惊醒梦中人。

是啊,正因为现在我们抱怨没有好的电影、电视剧、艺术创造,那不正是我们大有作为的时代吗?

不消说,现在华人世界不缺钱,不缺人才,更不缺观众、不缺流量。

我们缺的,只是那一种不要命的拼劲,那一份想要达到最好的“癫狂”。

什么是“癫狂”?

眼中只有一个目标,遇神杀神遇佛杀佛,不疯魔,不成活。

虽千万人,吾往矣。

香港再小,也可以成为东方之珠。

中华之大,大有可为。

林青霞、成龙、林子祥……这15个“癫人”,藏着华语片巅峰的秘密

推荐情报
熱搜香港演唱會 更多 >
免費訂閱演唱會最新消息
第壹時間獲取即將開售的演唱會日期、時間和場館信息
copyright© Ticketinghk 香港演唱會門票網 聯絡我們:Info@ticketinghk.com